行業資訊
News
産品搜索
工信部第318批新産品看點
2019-03-24

318批新産品于近日公示,新産品的數量出人意料地達到了3851個,遠多于上個月,並且遠高于去年同期的2165個,看來諸多企業經過苦練內功,對于國六排放的應對已經遊刃有余,批量申報了新車公告。從車企而言,面對2019年7月1日多地區實施國六排放這一“大限”,318也理所應當地成爲了衆多國六公告紮堆現身的一批。


筆者按慣例挑選一下值得關注的新産品燴成一道菜,與各位一起“嘗鮮”。不幸的是最近工信部網站不太給力,公示數據頁面頻繁出現無法訪問的情況,加上原材料出乎意料的多,數據的篩選整理較複雜,導致這道菜做的十分辛苦,時間也有點久,望見諒。


看點一:國六公告數量統計


經過對318批公示新産品的篩選統計,總重12噸以上的重卡産品中,排放依據標准爲GB17691-2018國Ⅵ的整車公告共649個,底盤公告有131個。


對于整車公告而言,筆者篩選了本批國六重卡公告數量10個以上的企業,共計16家,主機廠占據主流,重汽濟南商用車、重汽濟南卡車、東風商用車公司分列前三名。改裝廠中,隨州東正、程力專汽等排名靠前。



燃料種類方面,天然氣已經開始逐步增多,本批次出現的NG國六産品有53個,相比596個柴油産品而言,仍然顯得“胳膊擰不過大腿”。

其次來看看,以底盤産品爲分類依據,按照新增整車公告的數量,主機廠排名情況如何。



針對整車公告,以底盤企業進行統計,東風爲最大贏家,共有239款整車公告,其中最強勢的專用車領域以162個公告傲視群雄;重汽集團排名第二,91款自卸車産品遙遙領先對手;一汽集團總量居于第三位,數量最多的也是近來大力發展的專用車産品;陝汽總量第四,也是自卸車産品居多。


再來對比,申報最多的是什麽車型。


橫向比較幾款整車可以發現,牽引、載貨、自卸大多爲主機廠自己申報,而國六專用車産品多爲改裝廠申報,所以是“兵家必爭之地”。


單就底盤而言,被選用最多的産品毫無懸念,仍然爲東風天錦,僅基于DFH1180EX8底盤改裝的整車公告就有55個,一汽解放成功沖擊第二,搭載CA4DK1系列國六發動機的CA1180P62K1L2A1E6Z對應整車公告達30個。上述兩個底盤在315批就已經完善了底盤公告,兩大央企的准備之充分可見一斑。


本批次中的297個重卡專用車公告中,環衛車數量高達191個,而排名第二的混凝土攪拌車數量僅28個,足見環衛車面臨排放升級,一直是大步向前。



對于環衛車,産品集中于灑水車、綠化噴灑車、垃圾車等銷量較大的領域。



318批新增的國六底盤公告中,則是重汽集團拔得頭籌,東風緊隨其後,一汽排名第三。



上表僅代表本期公告中新增的底盤數量,若論國六底盤公告的總數量,目前領先的仍然爲東風集團(118個),重汽集團位于第二(82個),一汽排名第三(52個)。


國六升級雖然來的比預想的要快很多,但是作爲中卡第一陣營的三大集團仍然表現出色,無論是底盤公告的准備還是改裝廠公告的推進,都較大幅度領先于其他對手。


看點二:多款天然氣國六産品現身


鑒于柴油國六執行前景尚不完全明朗,而天然氣國六的執行幾乎是板上釘釘,所以NG産品的認證應當比柴油産品更加急迫。繼一汽率先推出國六NG産品後,在本批中,重汽、陝汽、東風推出多款天然氣牽引車、自卸車等産品,解放也帶來了天然氣混凝土攪拌運輸車底盤。




最大的亮點在于重汽的MT13發動機。從三款産品的情況來看,重汽MT13以相對最小的排量實現了最大功率。與國五相比,MT13國六發動機的排量仍爲12.4L,但功率提升較大,MT13.52-60發動機的額定功率達到了385kW(約合524馬力)。



陝汽搭載的燃氣發動機是來自濰柴西港新能源動力有限公司的WP13NG系列,排量12.54L,功率最大的機型WP13NG460E61,額定功率爲338kW(約合460馬力)。


東風天龍選用的是來自玉柴聯合動力股份有限公司的6K13系列天然氣發動機,排量爲12.939L,最大馬力的産品6K1350N-60,額定功率爲368kW(約合500馬力)。


解放攪拌車底盤選用的發動機僅一款,爲CA6SM3-44E6N,排量12.52L,額定功率爲327kW(約合445馬力),底盤自重12.76噸,軸距1950+3800+1350,可見是一款重載型産品。


看點三:重汽濰柴機重卡


被媒體多次報道的重汽裝配濰柴發動機一事,在公告認證系統中終于見證“實錘”。


首先是絲毫不令人覺得意外的豪沃工程車,在6×4自卸車底盤公告中,出現了WP10H400E62的身影,同時在選裝照片中出現了“選裝濰柴發動機用後處理”,筆者曾聽不少司機表達過對于重汽自卸車搭載濰柴WD615的懷念之情,不知到了國六階段是否會轉化爲購車的決定性因素,該産品上市後銷量如何,值得關注。



其次,還真有令人意外的,重汽旗下的汕德卡産品公告中,也出現了濰柴機的身影。



在ZZ1316N306GF1載貨汽車底盤中,除了MC07.34-60外,還有一款濰柴WP8.350E61,該底盤對應申報了一款整車,爲ZZ5316GJBN306GF1混凝土攪拌運輸車。重汽集團在攪拌車領域一直表現不俗,看來到了國六階段,汕德卡也裝配濰柴發動機,准備繼續沖擊更高的市場份額。


看點四:純電動自卸車




純電動自卸車見到了兩款,分別來自華菱和陝汽。華菱的HN3311B36C2BEV純電動自卸汽車,驅動電機額定功率爲215kW,選用了甯德時代的磷酸鐵锂電池。

陝汽的8×4自卸車,采用的同樣是甯德時代電池,就近期公告産品來看,重型卡車采用甯德時代磷酸鐵锂電池的比例進一步增大,各主機廠都在傾向于選擇同業內翹楚開展合作,在新能源補貼逐步退坡的背景下,不失爲一種穩妥的選擇。


值得注意的是車輛的塗裝,標准的深圳渣土車專用色。


對于渣土車的治理,深圳可謂下了狠功夫,在新車輛的選型上,提供了國五柴油車加裝DPF、天然氣和純電動等三種方案,比亞迪最先投放了大批量純電動渣土車。深圳後來發布新政,對于純電動自卸車可補貼80萬元,對于車輛的性能指標要求方面,須滿載最大爬坡度應大于50%,按照等速法,車輛滿載續駛裏程應大于300公裏。


對于車輛爬坡度,表示方式大多采用坡面的垂直高度與水平方向的距離的比,即tanα°×100%。下圖自媒體對于車輛爬坡度的介紹,又混淆了度和坡度,要知道有著“越野之王”稱號的烏尼莫克,滿載最大爬坡度100%,換算成角度爲45度。



另外,深圳市新能源車輛應用推廣中心近日發布了一則緊急通知,同樣引起了較大關注,該通知主題爲加強新能源純電動貨車運營安全。



因電池熱失控事故,其建議原因查明之前停止車輛的行駛,據每日經濟新聞的報道,遭停止使用的産品爲北汽威旺407EV新能源純電動貨車,因深圳市今年以來發生多起充電起火自燃的安全事故,該車型在深圳注冊登記總數爲1519輛。

在純電動車輛的應用方面,無論輕型物流還是重型渣土車,深圳的步伐都是比較超前的,然而新能源汽車行業屢遭诟病的補貼續命和粗放發展仍然帶來諸多不確定因素,曲折前行中,願深圳再度趟出一條令世人矚目的路。


看點五:日系風格來襲


慶鈴帶來了一款總重18噸的純電動載貨汽車底盤QL1180BEVELPHY,最亮眼的是這撲面而來的日系風格。



日本卡車作爲出了名的鍍鉻狂魔,大面積鍍鉻裝飾亮到可以做鏡子,不過本次公示的車型還是有所保留,畢竟保險杠只是局部采用,並沒有采用更加誇張的全鍍鉻保險杠。



在關鍵總成方面,采用了來自甯德時代的磷酸鐵锂蓄電池,電機爲蘇州綠控的GC-TM1300-01,電機峰值功率爲185kW,額定功率爲100kW,都是國産純電動重卡常見的配置,看來五十鈴在中國的純電動産品也做到了“入鄉隨俗”。


看點六: 混合動力牽引車與甲醇牽引車


在前不久的全國“兩會”上,華菱星馬董事長劉漢如表示,重卡電動化進展緩慢,建議鼓勵混合動力重卡的發展。巧合的是,本批新産品公示中,一汽和東風不約而同地推出額混合動力牽引車。



來自青島解放的CA4250P1K2T1HEVA80混合動力牽引汽車,爲柴油/電混合動力,搭載CA6DL2-35E5國五發動機,電機和電池組合爲該車提供輔助動力支持,不允許外接充電,配備的锂離子動力電池來自中信國安盟固利動力科技有限公司。



由後部照片可以看出,此車的後背電池箱體積非常小,此車的整備質量低至8300kg,准拖挂車總質量可達40噸,除此之外,選裝照片中還出現了新款駕駛室外觀。



東風天龍DFH4250DHEV混合動力半挂牽引車,同樣是柴油/電混合動力,搭載的是dCi465-51國五發動機,中信國安盟固利動力科技有限公司的錳酸锂動力電池,同樣不允許外接充電。

上篇:柴油車國六排放標准出爐,2021年7月1日實施 ! 下篇:北京擬在2020年1月1日起執行國六排放標准